LIFELONG

◎<这是干涉⊙<这是衍射

【安德的游戏电影衍生】Get back to school

<<<6
Six
走进新生宿舍的时候,安德毫无意外的吸引了大部分目光。
有友好的,也有嫉妒的。不过还好是前者占了大多数。
他也毫不意外地看到博纳德属于后者。
不过没关系,已经比第一次好上了许多,至少他现在可以自由选择他的铺位了。
他向那些目光一视同仁地友好微笑,然后看到阿莱走到了他跟前。
“嘿,你是叫安德维京嘛?”
“是的。”安德愉快地回答,他很高兴他以前最好的朋友会主动上前与他搭讪。
“我叫阿莱,很高兴能和你做同学,你刚才的表现真是酷毙了!”阿莱认真地评价“比起我来真是好太多了“他有些沮丧地低下了头,回想起了自己在零重力下呕吐的情景
“ 我太逊了。”
“不,完全没有这回事。”安德用真诚的目光看着他,“ 这不怪你。”
“哦安德,别安慰我了,我知道我并没有这方面的天赋。”突然阿莱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猛地抬头,“对了安德,你是怎么做到这么好的?你在别的地方练习过嘛?”
安德的大脑飞快地转动着,这里的每一个孩子都不是笨蛋,他得想出一个合理的理由来应对阿莱及那些循声而来的,带着同样疑问的眼神。
“那没什么,似乎我很容易就能掌握那种感觉”,他仔细地观察着其它孩子的表情,“我很擅长游泳,你们知道的,在水里你也无法感受到完整的重力”,他看到那些孩子开始思考这个解释的真实性,还好他们都相信了,至少没有再提出什么问题。
安德送了一口气。
接下来的战斗室体验安德没有悬念地占据了主导的位置。很多孩子晃晃悠悠地飘到他的身边来向他请教飞行的技巧,他把以往自己总结出来的飞行方法装作是刚刚摸索出来的教给他们。看到学员们欣喜地尝试着新学到的东西,安德仿佛看到了当时的自己,对一切都充满了兴趣和斗志,就比如对这个战斗室,他把多少的时间用在了这个上面。
可是一切好奇的来源其实是因为自己一切都被蒙在鼓里。就像那时自己不知道训练其实不是为了对付其它的学员,或是在战斗榜上显得更好看,而是为了对付有入侵危险的虫族。就像自己知道最后才知道的,战斗也不是为了对付危险的虫族,而是为了对付人类内心深深的恐惧与无法抑制的缺乏安全感。
不过他是来改变而不是来抱怨的。安德努力控制自己把那些对事情发展起消极作用的想法赶出大脑,但他实在无法继续如常地呆在这里了,他蹬了一脚身边的“星星”,直直地向大门飞去,途中拉了一把快要撞上墙壁的博纳德。
那个微胖的孩子露出了一脸被羞辱的表情。
安德只能回他一个无奈的苦笑。比起改变结局处理人际关系好像也将是一个艰难的课题。
于是又无法避免地出现了两个阵营,支持并接受安德领导的一派,与像博纳德一样,不屑于或者说是嫉妒安德所表现出的才能的一群孩子。他们似乎并不能轻易地接受在不到24小时内自己就从高高在上的神童变成一片衬托更优秀者的绿叶。
不过时间终究会让他们接受的。
毕竟那终归是天,或者是人注定的。

【安德的游戏电影衍生】Get back to school

<<<5
five
再次面对以前的同学安德说不出自己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高兴?可是他们现在根本不认识自己。
怀念?或许可以这么说。虽然在战斗学校度过的日子称不上有多美好,但那毕竟是自己唯一的童年。
他慢慢走向了飞往战斗学校的飞船上仅剩的空位,他记得当时自己旁边坐着比恩。
“嗨,你好,我叫安德。”他向那个瘦小的孩子伸出了手。
“嘿你迟到了。”
“哦那不是我能控制的。”
一模一样的对话,安德就像在对白,只是投入了比演戏要更加真挚的情感。
他记得那时候阿莱吐了。他向右看向了自己最好的朋友,这时候他真在认真的研究着自己的高分子宇航服。他还记得格拉夫会在升空失重后,从前面的通道飞进来,问他发笑的原因,然后夸奖他,孤立他。
他承认自己非常不喜欢那种感觉,不过或许他可以换一种方法,让自己在看上去足够优秀的同时也不被这里所有有着过人天赋,心高气傲惯了的孩子们嫉妒。
很难,不过再怎么都得试一试。
他轻轻松开了自己的安全扣。
于是在脱离了大气层以后,他如愿以偿地从座位上飘了起来。
“安德,你在干嘛,我以为你知道那条黑色的电子扣不是一个摆设。”旁边响起了其它学员轻微的笑声。
“哦先生,我当然知道那不是一个摆设,可当它出现故障的时候,它就却确实实是个摆设了。”安德露出一脸无辜的表情。
旁边的笑声更响了,因为安德此刻正控制着自己以一个非常可笑的姿势盲目地转着圈。
安德有些为难得开口:“上校,或许你愿意告诉我我该怎么回到我的座位上?”
“维京先生,在你飘出来之前你就应该想好这个问题。”他发出一声嗤笑,“动动你的脑子吧!”
安德早就料到他会这么说,于是他轻巧地翻了个身,抓住了靠近自己的椅子的椅背,用力将自己甩向墙壁,观察了一下角度,然后向着上方发力,利用反作用力将自己弹回了座位附近,他看到那个飘移不定的黑色搭扣了,安德稳稳地抓住了他,将自己拉回了座位。
还好战斗室里练的技巧还没有忘记,他暗自庆幸,要完成这几个动作对身体控制能力的要求还是很高的。
他同时也注意到了学员们惊讶的表情。
格拉夫马上不吝言辞得夸奖他。不过这次他并没有在其他学员的脸上看到明显的表示不满的表情。
他成功了,果然让那些对自己智力充满信心的人折服的最佳途径是用体力与技巧。
安德一直明白这个道理。
彼特一直在教他。

【安德的游戏电影衍生】Get back to school

<<<4
Four
当格拉夫放大的脸被投影在饭桌前的墙上时,安德正在专心致志地对付着他的烤香肠。
安德看着墙上没有变胖的老人感到非常的不习惯。
嘿,他一定没有老婆,安德暗想,他注意到了格拉夫下巴上剃须残留的泡沫。没什么可奇怪的,安德揶揄道,谁愿意和一个脑袋里总装满了骗局的老家伙呆在一起。
“孩子们,继续做你们该做的事。”父亲站了起来,他按下了控制大门的开关,转身走向门厅,母亲也跟了上去,离开前,他深深的看了安德一眼。
安德无可奈何地对他的父亲做出了一个“哦别看我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
这时餐桌边已经没有了大人,彼特从他的炒鸡蛋里抬起了头。
“那是IF的制服,”他粗壮的手抹了抹自己油光闪闪的嘴,“那群愚蠢的军官终于发现我才是最有指挥才能的人。”
“哦得了吧彼特,”坐在安德旁边的瓦伦蒂放下了手中的刀叉,“他们肯定是来找安德的,你知道的,那个监视器在他身上待了比你整整多一年的时间。”
“哦我亲爱的妹妹,”彼特开始露出他那种标志的凶恶表情,“如果你能少说两句对你还有你旁边的小混蛋都不是什么坏事。”
“爸爸妈妈都在,你不能对我们做什么。”
安德心不在焉地听着他们的争吵,这种场面每天都要上演。已经完全习惯了,习惯到耳朵都有了自动过滤的功能。他的心里已经在暗暗规划着自己应该同格拉夫说的话。
“安德,过来一下。”
“好的爸爸。”
再次和格拉夫坐在家门前的阶梯上时安德发现自己很难保持所谓的理智。
“长官,你能准确的告诉我你把我们这些孩子带上太空到底是要做什么吗?”安德问,特意强调了“准确”这两个字,他看到格拉夫露出了一个了然的笑容,好像早就知道他会这么问。
“哦当然我的孩子”他伸出手想要搂住了安德的肩膀,安德躲开了。
格拉夫愣了一下,像是没有料到安德的举动。不过那样的表情也就在他的脸上停留了一瞬,他很快又恢复了笑容,尽管那在见惯了他或严肃或暴怒的表情的安德眼里显得十分虚伪。
“你知道的,安德,虫族正在世界各地破坏着地球的和平,它们夺取了无数我们勇敢的士兵的生命,现在,我们需要你们不被常规所束缚的大脑,带全人类走出这个困境。”
我要听的不是一个为了正义而奉献自己的高尚故事,安德在心里大吼,可是他永远不能真的吼出来。
该死的人类未来在我手上,真可笑,不只是那些IF军官们,连我自己都要这么认为了。
安德深吸了一口气,“好的长官,我会去的。”
“好样的孩子”格拉夫拍了拍安德的肩膀,这次他没有躲开。“我们明天会来接你的。”
“对了,什么都不用带,我们会为你准备好一切。”他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他的制服。
“趁这个晚上好好和家人告别吧。”他的声音随着汽车的轰鸣消失在了夜色里。相比与流行的磁悬车格拉夫好像钟爱这种老式的以气柴油为动力的车。
古板,却又创新得不可思议。
这就是格拉夫。

【安德的游戏电影衍生】Get back to school

<<<3
Three
再次被固定在校医院的床上安德的心情无比平静。他甚至留意到了机械手臂老化的零件运转时发出的微小声响。
校医走了过来,连说的话都和上次一样。
“嘿孩子,那不会痛的。”
哦谁信你,安德暗暗腹诽,大人说不痛的往往是不可信的,更何况他已经知道了把相当于身体一部分的一个零件生生扯下来会有多违反自然规律。
零件运转的声音靠近了,这时安德突然十分庆幸科技还没有发达到可以控制一切的地步。
比如说这个监视器,安德试图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至少它不能知道我在想什么。
虽然经历过一遍却依旧带来比想象中还要剧烈的疼痛感。他想起了彼特和瓦伦蒂,他们也经历过这种疼痛,但作为一个正常的孩子他们不是更应该去关注大人为什么要让他们受这种皮肉之苦,而不是抱怨这个监视器为什么不能在他的身上呆更久,为什么给他们装上这个监视器的人没有最终选中他们。
所以不只是他,他们一家,所有的维京,都与众不同,不止表现为智商,还有对权利及控制的渴望。
走出校医务室的时候安德还惨白这一张脸,脚步有些虚浮。
真的是太痛了啊。格拉夫,没有了这个监视器,你现在又从哪个摄像头看着我呢?
看着我被一群比我高大强壮却像草履虫一样只有单细胞的生物围攻会有什么样的反应?真是有趣的测试。
来吧,都来吧。安德暗暗向着墙角蠢蠢欲动的家伙们攥紧了拳头。
被粗暴地推进实验室,猛力的拳头,毫不留情的反击,明知对方倒下却还要补上的专找柔软处攻击的那几脚,拿着尖利的标本的威胁,最后是一室人惊恐的眼神。
完美的完成了。就像是编排过的电影。
不过这次的导演不是你,格拉夫,是我,你们给予厚望的一切的终结者。
他无声的露出了一个代表胜利的笑容。

【安德的游戏电影衍生】Get back to school

<<<2
Two
新的一天的早晨,安德是被他的母亲从床上摇醒的。安德睁开眼就看到了她帮他放在床边的衣服。
“安德,快收拾好你自己,早饭已经准备好了。”她打开了房间的灯,然后离开走向了对面的房间,她还需要去叫醒瓦伦蒂。此刻她并没有注意到应该已经开始动手穿衣服的安德还呆坐在他的床上。
突如其来的灼眼灯光为一切的发生增添了真实感。安德不会傻到捏自己的脸来确认情况的真实性,他已经相信了。一半是由于自己的判断,而另一半则来源于昨晚那个荒诞的梦。
你真的给了我一个很大的惊喜,安德想,也是一个很大的负担。
所以一切又要重来一遍是吗?他抓过了床头的小型电脑,调出日期。
很好,四月一日,监视器即将被拿掉的那一天。他该死的又要承受一遍那种痛苦。
现在他需要一些时间来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
我回到了一切开始的时候。
现在我的身上还有监视器。
我不能让任何人发现我的异常。
我需要让一切该发生的发生,不该发生的永远别发生。
安德开始穿他的衬衫。他现在要去学校,也许还要再揍一遍史蒂生。
我要让他们像以前一样的录取我。安德想,这是开启一切的钥匙。
他整理好了自己的表情,走出了房间。
Now its the time to get back to school.
他已经准备好要重新经历所有的痛苦了,不管是肉体上的还是精神上的。
从他上次离开这里是他已经再没把自己当作是一个孩子了。
他就是为此而生的不是吗,维京夫妇的第三胎,为世人所不耻的老三。

【安德的游戏电影衍生】Get back to school

<<<1

One
回到地球上的安德如愿以偿的得到了他想要的那座湖边小屋。
他拒绝了回到家中与父母,瓦伦蒂,还有彼特同住的提议。
他们也没有强逼他,毕竟这个在全世界都炙手可热的军事奇才待在这个由IF保护的地方更为安全。
对此瓦伦蒂感到十分伤心,不过她尊重他的选择,并承诺会常来看他。
因为他们知道有些伤,需要时间来治。
但安德把自己关在这个地方当作是一种赎罪。
现在他一闭眼就能看到炙热的红光在那个类地行星上弥漫。更糟糕的是,他当时还为此而感到高兴。尽管他当时不知道那是真的。
多好,安德想,我可以可以用剩下来的所有时间被这种记忆折磨。
就像审判,安德判自己用余生拥抱痛苦。
他甚至已经习惯最后的一场游戏就像放映机一样不断在梦里帮他回忆当时的每一个细节。再也不会被吓醒了不是吗,其实那就像看一场荒诞片,只不过主角是自己罢了。
也许他和那场游戏的赌注,和无数无辜的驾驶航天器的人类一样,一起牺牲了,只不过他们牺牲的是肉体,而他牺牲的是灵魂。
想这些又有什么用呢?安德合衣躺上床,反正一切都回不来了,game is over.
“如果我说可以呢?”
“那我会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安德懒懒地回答,可笑,在梦里也要戏弄他吗?他有些生气,甚至不想继续这段对话。
那个声音带上了一丝愉悦。
“你不相信。”
“Of course I don't.”
“Then I will show you,Ender.”
那个声音继续说道,也不管安德是否愿意听。
“Ender the genius,show me something interesting”
Show me how you will save this dying world.

【安德的游戏电影衍生】Get back to school

<<<0
一切都结束了。
连带着没出生就夭折的虫族女王一起结束了。
当初的承诺终究是没有兑现,现实告诉安德不是每个错误都能被弥补。
太空回到了一切还没开始时的平静,就像回到原点的时钟,站在了同一个位置,却永远不可能是同一个时间。
大家都说,当一切都没发生过就好,看我们的地球,美丽的行星,你,安德,为她带来了在以后的日子里都将延续的和平。你是我们的英雄。You will be regarded as a hero.
但其实谁都无法掩饰一切的发生。
HE,ENDER WIGGIN, KILLED A WHOLE SPECIES.